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件通知 >
全文!任正非详解"卖5G"和发债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24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我们不是授权给所有西方公司,是授权给一家西方公司,是独家,让一家公司获得我们的许可,这样才有规模市场给予它支撑。”

“我们认为这家公司应该是美国公司,因为欧洲有自己的,韩国和日本也有自己的东西,它应该在改进和发展过程中调整,而美国现在缺了这个东西,我们应该给美国公司独家许可,而且它应该在全世界跟我们竞争,不只限定在美国这个市场范围,可以在全球范围。”

“不担心有公司把打垮,真正要把华为打垮我才会高兴,这说明世界更加伟大、更加强大了。”

“哪个公司愿意供给零部件时一定是要购买的,宁可自己的零部件少生产一点也要买,这是为了维持全球化,我不会走完全自力更生的道路,这样只会得到一个封闭的结果。”

“6G技术和5G技术在开发过程中是并行的,6G我们早就在做了……6G真正规模化地工程投入使用,还有些过程。”

“关于发债这个事情事先我并不知道,发债之后我看到外面的新闻才打电话问我们资关部门的人为什么要发债,他们说我们必须在情况最好的时候发债嘛,增强社会的了解和信任,不能到困难时才发债。”

“第二,发债成本是低的,为什么呢?如果我们增加员工对企业的投资,成本太高了,分红太高了,融资才4%,(成本)低得多,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增加融资这个方式呢?”

“第三,过去我们主要在西方银行融资,但现在西方融资管道慢慢的不是很通畅了,那我们就改在国内银行融资试试看。”

9月26日,华为创始人兼CEO 在华为深圳总部与全球顶级计算机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和未来学家Jerry Kaplan,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英国电信前CTO Peter Cochrane,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进行了长达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共话人工智能、个人隐私的发展之路,并深度详解了“卖5G”、发债、以及报表背后的故事。

以下是任正非150分钟采访实录:

(根据视频直播整理)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新一期的与任正非对话,今天我们的话题非常有意思,我们将会谈到创新规则与信任,我们将会关注创新,毕竟我们知道现在新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同时我们也应该来看一下规则,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规则去管理新技术发展。与此同时我们也会讲到信任,信任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将会探索技术脱钩和管理新技术的全球框架。

介绍一下今天的对话嘉宾:任正非先生,华为公司创始人兼CEO,与他同台的还有两位非常知名的科学家和未来学家,来自美国的Jerry Kaplan先生,他是笔触计算和平板电脑的先驱;另外还有Peter Cochrane先生,英国皇家工程学院院士,女王创新奖获得者,前英国电信CTO。还有华为公司战略总裁张文林先生,欢迎大家。

任先生,我们今天的讨论是关于创新,您觉得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新兴技术?

任正非:我认为人类技术今天正处在新理论、新技术爆发的前夜,电子技术很快就到达3纳米、1纳米了,但并不会停下脚步,而是会继续前进,这个前进的东西是什么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过去我们曾经盼望以石墨烯来实现,今天我们还不清楚。

在我们这个时代,基因技术会在未来二三十年产生非常大的突破,对生物科技、生命科技、纳米医疗都会起到巨大的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电子渗入到更加精密的时候与基因结合起来,这个社会形态会是什么样子?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想到。

技术不断出现,我认为现在我们(对于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完全不清楚。人工智能在这个时候有可能开始规模化使用,它对社会的进步、促进和改进,我们现在还是不很清楚。在这个时期,量子技术、光技术的突破,大规模的新技术都会在未来二三十年产生突破,跨学科领域和单学科技术的突破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技术,在新机会面前,我们应该怎样迎接这样的新时代,我还是不知道,不清楚。

我觉得新时代给我们打开了一个强大的机会窗,在这个机会窗中我们怎样更多努力跟全世界的科学家、全世界的工程师、与全世界团结起来,迎接这个新时代,这是我们所期望的。对于未来的不可置信,我们不用忐忑不安,而是应该勇敢迎接这个新的时代。

主持人:任总,刚才您讲到了AI人工智能,很多人谈到智能一词,他们很担心人工智能会取代自己的工作,您怎么看?

任正非:人工智能只会给这个社会创造更大的财富,提供更大的效率,既然有了更多财富和效率,就业就会有别的渠道,但人工智能会影响和塑造这个国家的核心变量,这个国家会因为应用人工智能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把它变成整个国际社会和社会结构发展历程的动力,其自身的发展要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基础能力,基础能力就是教育、人才、行业成熟性的算法、算力、基础设施的提供(包括超级计算机、超大规模的成熟系统、超熟连接等)等一系列给予的支撑,我认为这个时代到来以后,会使人类社会变得更加繁荣。

关于就业问题,我认为对于一个社会和一个国家提出了新的命题,因为我们曾经历过工业革命时代,工业革命时代对于每一个就业者的要求,只要进入中等程度就可以适应这个社会结构了,而在人工智能时代,可能需要提高教育水平,每个国家都要在这方面努力,不见得一定是大国才会成功,我认为很多中小国家由于人工智能的实现也能够很大程度地提高生产能力。只要有更大创造财富的能力,就有更多人的机会。

主持人:Jerry,你是AI方面的专家,你同意任总的看法吗?

Jerry Kaplan:首先我非常荣幸能够与如此知名的创业人、企业家同台对话,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接着任总刚才说的话,任总刚才进行了非常充分的解释,我觉得任总就像莎士比亚一样,他说完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但主持人希望我们彼此之间产生一些火花。

首先我觉得人工智能不是什么魔法,其实也不是真的关乎智能,这只不过是新一波自动化,我们要知道人工智能能带来什么,我们只要去参考之前的一些自动化发展就可以了,以及之前的自动化是怎样影响到市场的,我们就可以预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

现在科技日新月异,发展非常快,学术界都在研究,其实以前的科技发展速度要比现在更快,像铁路、计算机等技术的发展,都让社会产生了变革,这都是在以前发生的,近期我们并没有看到(像以前那样)如此快的科技发展。

任总说得很对,未来是光明的,虽然人工智能会让劳动力市场发生一些变化,但人们会更加富裕,会有一些新的工作,比如出现更多中产阶级,我觉得这只是对劳动力市场的改变,而不是让人们失业。

主持人:Peter,我想问你关于人工智能这方面,你觉得在AI世界,哪个国家会是主导?中国还是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