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件通知 >
補習班常“上到深夜”韓23名學生向聯合國告狀“學習太苦”
发布时间:2019-10-19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環球時報駐韓國特派記者 馬菲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金惠真】“從小學開始,每逢考試,答錯幾道題,便被父母打幾下”“成績差的學生常被歧視,一些同學還因此自殺”“成績不好的學生被老師嫌棄,被罵‘公害’”……這是韓國23名青少年去年底聯名向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以下簡稱為聯合國兒權委)提交的《韓國兒童報告書》中的部分內容,他們通過這種方式向聯合國“告狀”,揭露韓國青少年正遭受的學業壓力現狀,並控訴“唯成績論英雄”的韓國式教育。

  韓國MBC電視台18日報道稱,2月初,位於日內瓦的聯合國兒權委邀請4名韓國青少年代表前往日內瓦,讓他們對去年底提交的《韓國兒童報告書》做具體介紹和說明。此前,23名韓國青少年用3年時間進行問卷調查和討論分析后,聯名撰寫揭露韓國青少年學業壓力現狀的《韓國兒童報告書》提交至聯合國兒權委。

  報告書顯示,韓國學生每周平均用來學習的時間為40~60小時,比成年人上班時間還長,也遠高於其他經合組織成員國孩子們的平均水平(33小時)。報告書認為,韓國青少年幾乎被剝奪了玩的權利,因為韓國學生普遍有過度的求學熱,並在潛意識中認為“學生是不能玩的”。

  一名參與撰寫報告書的高二學生在日內瓦介紹稱,老師、父母以及社會常對孩子們說“隻要忍過這段時間,就會迎來好時光”,而這種壓力讓韓國學生感到喘不過氣來。另一名初二學生也表示,平時在補習班待的時間很多,經常上數學或英語補習班,有時一天有10個小時待在補習班。

  課外輔導班幾乎是每個孩子的“標配”。孩子們下課后,便紛紛涌入各類輔導班,一直上到深夜。記者在晚上經常能看到剛剛從輔導班下課的韓國學生。據說,有的輔導班能一直持續到凌晨。即使是不上輔導班,學生們也會去自習室自習到深夜。高強度的學習壓力導致青少年的身心狀況受到嚴重影響。最新統計顯示,自殺已經連續10年成為韓國青少年頭號死因,四分之一的青少年經歷過嚴重抑郁。

  報告書還控訴韓國社會“唯成績論英雄”的教育現狀。比如,成績不好的學生會被歧視,進入校學生會的前提條件是“必須是成績好的學生”。不僅如此,有空調的自習室,學生要按照成績順序就座,而成績差的學生常被老師責罵為“公害”。一名參與撰寫報告書的學生還表示,他從小學開始就聽周邊同學說,考試答錯幾道題,便被父母打幾下。他表示“韓國的教育現狀是,考試拿高分即是正義,甚至比正義更重要。”

  韓國人對升學考試的重視程度絲毫不亞於中國人,“一考定終身”的觀念根深蒂固。寒窗苦讀十余載,為的就是高考這最后一戰。因此,韓國家長對孩子的教育可謂用盡全力,許多媽媽為了更好地幫助孩子考上大學,甚至辭去了工作。在高考前夕,有些家長會找有名氣的算命先生佔卜子女的未來,也有家長會前往寺廟為子女跪地祈禱。在韓國,出身名校不僅對就業有幫助,在進入職場后,校友間的關系,即韓國人所說的“學緣”,依舊是獲得更多機遇的敲門磚。記者在和韓國朋友相處時,經常能聽到他們在介紹彼此時強調“我們是校友”“他是我的前輩”一類的話。

  此外,針對此前韓國政府向聯合國提交的報告,該報告書還進行了逐條反駁。按照韓國政府的說法,為了讓公共教育回歸正常化,韓國政府已於2014年出台並實施《旨在禁止先行教育的特別法》。但實際上,韓國學校的老師仍基於“學生已提前進度、先行學習”的前提講課,因此學生不得不接受課外“私塾”教育、上補習班。作為應對舉措,韓國政府又拿出“用教育電視台授課方式代替補習班,讓家長省去校外教育支出”的招數,但超半數的韓國學生則認為,僅靠教育電視台的授課是無法應付學校各種考試的。

  韓聯社稱,聯合國兒權委將在聽取韓國非政府組織以及學生們的意見后,向韓國政府發函詢問相關事項,並根據韓國政府的答辯內容,確定最終意見書。而這份意見書將於今年9月份出爐,包括向韓國政府發出關切以及規勸,並要求韓國政府5年后提交落實報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