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件通知 >
我学飞行为人民(图)
发布时间:2019-09-05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发展侧记

我学飞行为人民(图)

银杏金满地,十里桂花香。

嘹亮军号与飞机引擎轰鸣的交织声是这座校园专属的鸣响,在活滚、旋梯等体能训练中流下的汗水是这里的学生独特的勋章。

这是一所蓝天之上的大学。中国民航70%以上的运输航空公司飞行员、80%以上的运输航空公司机长、90%以上的民航功勋飞行员和100%的民航特级飞行员从这里起航。

这是一个锻造英雄的熔炉。“中国民航英雄机组”机长刘传健入职川航前的过渡飞行训练在这里完成;第二机长梁鹏是2004级学生,在完成4年学习后开启职业生涯;副驾驶徐瑞辰2009年入校,2013年进入川航。

我学飞行为人民(图)

这是中国民航飞行学院一代又一代民航飞行学员蓝天梦开始的地方。

改革开放40年来,中飞院的飞行训练总小时数从1978年的2.23万小时增加到现在的28万小时,机队规模从1978年的126架扩大到330架,教师队伍从1978年的222人增加到目前的1300人,拥有了新津、广汉、洛阳、绵阳、遂宁五大分院。

“40年有太多变化,但办学的方向不能偏,传统不能丢,特色要坚持,发展不能停。”中飞院院长关立欣说,“人民送我学飞行,我学飞行为人民。中飞院始终坚持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最需要的人才。”

机场黑板 蓝天课堂

6时,起床号在中飞院新津分院宿舍区响起。

7时,飞行一大队和二大队的学员们已经在机场集合。

短暂的讲评结束后,数十架塞斯纳教练机依次腾空而起。

这是新津分院最常见的一天。

民航局2010年发布的《对运输航空公司飞行员资质管理的指导意见》中提到,飞行学校在面向航空公司的培训课程中确立淘汰标准。在考私用驾驶员执照阶段,淘汰率不少于培训学生总数的10%;在考仪表等级和商用驾驶员执照阶段不少于5%。

身体、技术、理论考试、纪律……任何一项不合格,都有可能面临“停飞”。“先要有坚定的政治素养,还要具备较高的英语水平,更要掌握高强的飞行本领,最后才能飞向蓝天。”中飞院副院长唐庆如说。

40年来,中飞院始终坚持做好“以飞为主”这篇大文章,全力抓好飞行员培养工作,坚决不将一名不合格的飞行员交给航空公司。

我学飞行为人民(图)

培养体量位居全球第一,培养质量之高处行业领先。中飞院创新采用了工作4天、休息2天的“4+2”训练模式,形成了人员休息,但飞机不停的训练模式。目前,年平均训练量始终在25万小时以上,保持着全球最大通航运行单位的训练体量,年培训各类飞行学生始终保持在2000人以上。

恢复建立遂宁分院,组建直升机大队,探索“分院+基地”训练新模式,充分利用国内外培训资源……中飞院在增加训练量的同时,把牢飞行员作风的初始养成关,确立了行业的质量标准。今年77岁的史昌清曾在中飞院工作43年,谈起中飞院几十年的教育思路,他提到最多的两个字是“责任”。

“先说安全,再谈精飞,严格训练,为人民尽一份飞行之力。”中飞院新津分院飞行十大队学员海宇说。

“以前总觉得飞行员光鲜亮丽,但入学后才知道,从飞行学员到飞行员有很多苦要吃。”中飞院飞行技术学院学生魏鹭峰说。

10月18日下午,一场东航的招聘宣讲会在中飞院召开。东航运控中心飞行签派部经理袁华对中飞院学生的评价是“优秀、有保障”。

作为中国民航飞行员的摇篮,安全精飞的基因已经深深融入了飞院人的血脉之中。

除了“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外,中飞院为中国民航培养了10万余名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包括“反劫机英雄”杨继海、王仪轩,“英雄机长”倪介祥。2017年5月,C919首飞,机组成员全部毕业于中飞院。

2012年1月5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雏鹰之翅怎样练硬》一文,赞美中飞院“蓝天为课堂,机场作黑板,桃李满天上”。

发展不止 岁月如歌

“几多更名,几番分合,几度搬迁,几许坎坷。”这句话被镌刻在中飞院校史陈列馆的“序言墙”上。

每年9月,2000多名飞行技术专业的新生会拿到中飞院的录取通知书,开启自己的飞行之旅。重温校史,是他们上的“开学第一课”。

1956年,中飞院建校。

师生自己动手修缮宿舍、制作教学设备、用木头制作飞行模拟练习器……校史陈列馆墙上泛黄的照片记录了中飞院第一代“创业者”走过的峥嵘岁月。

1980年10月,十四航校更名为“中国民用航空飞行专科学校”,按部属高等院校管理,学校进入了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飞行员是保障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要满足民航快速发展的需求,飞行员训练质量必须进一步提高。”关立欣说。

然而,求变谈何容易。从办学层次上来看,当时的中飞院属于专科,再加之1960年采用了“空”“地”分校,到1980年,学校仅开设了飞行技术和空管两个专业,年招生150人左右,在校生不足500人,年飞行17501小时,起落81541架次。

面对改革开放的浪潮,如何建立一支数量充足的高水平飞行队伍,是摆在中飞院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我学飞行为人民(图)

自1980年起,在民航总局的支持下,中飞院派出一拨又一拨骨干力量,前往欧美航空发达国家“取经”。1987年,国家教委批准学校设置四年制本科运输机驾驶专业,“中国民用航空飞行专科学校”更名为“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学校由专科学院升格为本科学院。

自1980年起,随着波音、空客飞机进入中国市场,中飞院为满足国内各家航空公司对新型飞行人才的需求,先后从法国、美国采购了TB-20、夏延等飞机,逐步构建起使用初级、中级、高级教练机,直接培养运输机副驾驶的高层次训练大纲。

自1980年起,中飞院通过建立中原训练基地、引入全球领先的ADS-B技术、缩小训练飞机的飞行间隔、在全校实施“4+2”训练组织模式等改革,不断提高飞行训练能力。

经过一系列改革与创新,中飞院的飞行培训能力、质量、安全水平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40年间,飞行训练总量增长了20倍。

教练机数量、年起落架次、在校飞行学生人数,分别增长了2.3倍、15倍和20倍。

2017年,民航局与四川省签署共建中飞院协议,学校跨入了建设“双一流”高水平特色大学的行列。

前不久,中飞院召开的第十四次党代会确立了“以飞为主,高质量发展”的全新思路,学校在服务民航的道路上开足马力、一如既往,为民航强国建设提供高质量、全方位的人才支撑。

严管厚爱 九字传承

施瓦泽269直升机航前准备工作就绪。

新津分院直升机大队教员王宏建左手稳稳把住总距杆,双脚稍稍离开方向舵,他转头对右侧的学生说:“可以起飞了。”

飞机离地,机身出现晃动。突然,学生的耳机掉了下来。

学生弯腰去捡耳机。

“别捡!”王宏建大喝一声。他立即接过了飞机的控制权,操纵飞机平稳起飞。

“飞机刚起飞,你的双手怎么可以离开操作面!”王宏建狠狠斥责了这名学生,“知不知道,你的这个动作严重影响飞行安全!”

这一幕是王宏建21年教学生涯中再常见不过的插曲。他说:“严是爱,宽是害,养成好习惯才有好作风。”

教员应带着什么样的感情教学?教学中该不该采用讽刺和打骂?教员除教技术外,该不该管思想、生活和作风?——这3个问题是如今已84岁的退休教员石覃华在20世纪60年代最常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