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件通知 >
求不毁 有钱任性就能拍好科幻《三体》?
发布时间:2019-04-15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今天游族影业召开了发布会,谈到网友质疑《三体》拍摄计划的时候,孔二狗说,“即便是毁也要我们中国人自己毁!有些网友一边骂我一边求我别拍,但我们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但是光有钱和任性,就能拍好科幻片了吗?

抛开今天发布的概念视频是不是坑爹的争论,我觉得仓促拿出这么一个页游水准的视觉作品,就挺不负责的,既然对自己的身材没有信心,就别着急脱啊。

起码先把灯关上。

一年多之前,《三体》宣布立项,导演张番番,代表作《密室之不可告人》和《密室之不可靠岸》,两部小格局的密室推理片,如果在这个领域继续深耕细作,相信他可以有更大的成就,不过显然他已经不想这样做了。

张番番在发布会上表示,科幻电影拍摄过程需要运用大量的技术、新设备和复杂的特效支持,“这些年我做了这样的学习,花了两年时间恶补。”

科幻这玩意儿真是靠一个人恶补就能搞定的吗?

这要说到一个老话题,为什么中国那么多年来都没有像样的科幻片?原因很多:

一方面是电影工业不足以支持视觉和听觉形象,这不光是绿幕、CGI这么简单。科幻电影除了需要特效,同样也需要专业复杂的美术指导(ProductionDesigner),这是一个奇缺优秀人才的领域,到现在也只是听说过叶锦添、张叔平、奚仲文这几个老名字,内地新一代的优秀美术有郝艺(代表作《画皮2》《南京!南京!》《寻龙诀》),但光他一个显然不够。

其实我是想说,这是一个都想当导演的时代,导演意味着更大的权力,但是愿意踏实做个好美术,好剪辑,好服装,好录音好调色师的人还是不够多。但是电影工业需要平均发展,想想这也和咱们这些年宣传的“成功学”有关,世界就这样,面对诱惑的时候难免不冷静。

宁浩打算用曲线救国的形式来做科幻——用外国团队。在全球化的今天,CGI制作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好莱坞团队”这句话来概括了,韩国人经过不懈的努力和拼搏,已经在《大明猩》里面证明了可以达到较高的水平。他们厉害,我们拿来就是了。但是对于整个特效制作流程的监理工作,现在又有多少中国人可以做到呢?就算是也找老外,你确定我们的制片人有和对方对接的能力吗?你们看好莱坞电影片尾的字幕,并不是一个特效公司可以做全部的事儿,往往是好几十个公司,你做毛发,我做爆炸,你做贴图,我做烟雾,最后拼凑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这么复杂的工程,没有视觉特效总监(VisualEffects Supervisor),怎么可能搞定呢?

不过这还只是个小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咱们的大环境,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固步自封的农业社会,几乎没有经历过大航海时代,错过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范围的一次人种、物种、科技交融。而科幻作品则代表了进取和探索精神,是大移民和海洋时代的产物。虽然我们曾经有比日本海军还NB的北洋水师,但还是被人家打到泥里了,到现在都没缓过来。说句题外话,为什么日本电影动画片里面有那么多宇宙战舰,为什么莱茵哈特(请自行百度)说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那就是帝国时代的荣光啊,小日本人那么多年,就指着这个YY了。

不过好在咱们赶上了新一轮的人类革命——互联网,这个东西可比大航海还要厉害,全世界的资讯供你所用。所以你看现在这批随着网络长大的95后,将来一定会有各种脑洞打开的想法和创意,在他们中间也一定会诞生伟大的科幻作品。

今年星云奖的最佳长篇小说金奖给了宝树的《时间之墟》,他签约的公司是最世文化,对,就是那个弄出《小时代》的最世。而宝树就是个80后。

虽然《科幻世界》号称是全球发行量最高的科幻杂志,但我们到现在为止的科幻土壤并不算肥沃。首先教育领域在过去20年并不鼓励创新,家长也不希望孩子和别人太不一样,物理化学成了高考分数,毕业之后基本就没用了。要不服,你们给我背一个制取甲烷的方程式,或者拼一个无线电台。你们现在的化学知识,都是看《绝命毒师》学来的吧?

最后其实要说,咱们一直有自己的科幻,那到底是什么呢?不是《霹雳贝贝》,也不是《大气层》消失。其实《古剑奇谭》这样的仙侠剧,算是咱们农业社会的科幻作品。

与依靠论证、推演的来实现的科学精神相比。中国文化偏重于炼丹、大力丸这样的速成方式,这也是为什么以前健身房在中国行不通,而减肥药却一直买断货的主要原因。在仙侠的世界里,他们与世隔绝,隐于深山僻壤,在封闭的农业社会,某种神奇的力量一定来自于群山之间,而不是海的那头。

不过现在不同了,全球化早已经成为现实。但仙侠(或者说是武侠文化)依旧影响着当下的年轻人,尤其是在对金钱的追求高于科学知识的年代,仙侠魔幻游戏这样的消遣方式依旧是起点中文和盛大网络走红的原因。现在这些破玩意儿被移动互联网包装成了另外一个东西——手游,还有……IP。

指望大众一下子具有科学探索精神,还不大容易,但这一天总会来到。不过现在想要拍刘慈欣的科幻电影,我的确有着深深的怀疑。先别说《三体》,就说说偏爱宏大概念的刘慈欣一个“小格局”作品《乡村教师》的这一段:

在距地球五万光年的远方,在银河系的中心,一场延续了两万年的星际战争已接近尾声。那里的太空中渐渐隐现出一个方形区域,仿佛灿烂的群星的背景被剪出一个方口,这个区域的边长约十万公里,区域的内部是一种比周围太空更黑的黑暗,让人感到一种虚空中的虚空。从这黑色的正方形中,开始浮现出一些实体,它们形状各异,都有月球大小,呈耀眼的银色。这些物体越来越多,并组成一个整齐的立方体方阵。这银色的方阵庄严地驶出黑色正方形,两者构成了一幅挂在宇宙永恒墙壁上的镶嵌画,这幅画以绝对黑体的正方形天鹅绒为衬底,由纯净的银光耀眼的白银小构件整齐地镶嵌而成。这又仿佛是一首宇宙交响乐的固化。渐渐地,黑色的正方形消溶在星空中,群星填补了它的位置,银色的方阵庄严地悬浮在群星之间。……

好吧,你来拍吧。

《三体》总共将分为六部,每部的投资规模为2亿元,由刘慈欣监制。不过说真的,像《三体》这样的硬科幻电影,真的未必卖钱,而且格局大的文学作品未必会成为好电影,刘慈欣自己都说,《三体》不像那些好莱坞大片,主题比较黑暗,偏离大众价值观。如果诺兰不用一个亲情故事包裹《星际穿越》,能收回成本吗?

这一点还是宁浩聪明,《乡村教师》格局看起来不大,但又蕴含了很大的东西。故事煽情,还有对人类存在价值的关照,怎么看,都是个好的电影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