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实验研究 >
数学神童:让天赋更自由
发布时间:2019-04-14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如有想要了解的话题,也可以给我们留言。

古有《伤仲永》,泯然众人矣,而当今的神童们大多也是欢乐开场,悲伤收尾。如获珍宝的父母总是难以逃离“拔苗助长”这个计策,想让已经超前的孩子再往前一点点。结局也都跟仲永差不多,变得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那普通孩子的父母在捉摸着些什么?换汤不换药,一切要趁早。就算孩子不是神童,但也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这位神童的父母不希望孩子成为当今的仲永,不但没加速,反而让孩子慢下来,拥有跟普通孩子相似的成长轨迹。他的父亲这样说:“我把知识比作金字塔,基石打得宽阔坚实,金字塔才能向更高处拔。” 其实神童也好,普通孩子也罢,人生的起跑线不止一条。让地基打得更牢固更坚实,未来能修成摩天大楼还是普通高楼,就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心意去闯吧!

数学神童:让天赋更自由

数学神童:让天赋更自由

陶哲轩在一次数学会议上。年轻的数学爱好者常拿他与著名数学家丘成桐作比较,甚至有人认为他未来的成就将超越数学巨星高斯和欧拉。

他在洛杉矶加州大学的办公室门上,贴着日本漫画海报。去数学大楼时,他常常穿着T恤、牛仔和一双很旧的球鞋,看起来像他的一个研究生。他叫陶哲轩,华裔数学教授,1975年生于澳大利亚阿得雷德,父母是香港移民,妻子是一位韩裔工程师。

陶哲轩的父亲陶象国生于上海,后来成为一名儿科医生,母亲梁蕙兰是物理和数学专业的高材生,曾做过中学数学老师。父母都毕业于香港大学,于1972年移民到澳大利亚。

对于陶哲轩的华裔身份,对于他的神童道路,对于他拿过的众多奖项以及他宽广的研究领域来说,谈论陶哲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当我们联想到国内一些一闪而过的天才的时候,问题便来了,这样一个生长于他乡的天才,从不凡的童年到出众的少年,再到功成名就的青年, 他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呢?

谨慎的家教:从神童到天才

哲轩一岁多的时候,便已在看儿童剧《芝麻街》时自己学会认英文字母。根据父亲陶象国的回忆,那些日子里,当陶哲轩在玩那些有字母或数字的积木时,他会把积木按照字母或数字顺序来排列,并且还能用数字做一些简单的加减法。2岁后的一天,陶哲轩用父亲的轻便打字机, 对照着儿童书籍,用一个手指艰难地敲打出了一整页。这些迹象让年轻的父母喜出望外,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孩子可能是个神童。

从这以后,陶象国夫妇开始四处为陶哲轩买书、借书,并鼓励他读书和自由探索。然而很快,他们发现自己的教育根本跟不上陶哲轩学习的步伐。到3岁时,陶哲轩已经表现出了6岁孩子才有的读写及算术能力。

于是在这一年,父母把陶哲轩送进了当地的一所私立小学。不过,提前入学似乎并不能让这个“神童”感到快乐,虽然智力提前发育,但面对比自己大两三岁的同班同学,陶哲轩并不能很好地和他们玩到一块。几个星期后,忧虑的父母和老师达成一致,让陶哲轩退学。孩子回到了幼儿园的怀抱,用一年半的时间慢慢萌芽。

为了孩子的良好发展,陶哲轩父母阅读了大量有关天才教育的书籍,向专家们请教了诸多关于培养儿童智力的知识,也了解了一些天才儿童的发展轨迹。比如刘杰(台湾移民美国的华裔),在1982年拿到博伊州州立大学数学学士学位时年仅12岁,但后来,刘杰却从数学界消失了。父亲陶象国想,如果让陶哲轩不断地跳年级,最后的结果也只不过是早点毕业而已。

“少年时拿到学位,做一个打破记录者,这毫无意义。我把知识比作金字塔,基石打得宽阔坚实,金字塔才能向更高处拔。如果你像建一个柱子一样一心只想快点往上,到了高处就会摇晃,然后坍塌。”陶象国说。

于是在5岁那年,陶哲轩才再次迈进小学的大门。这次,父母考察了当地许多校园,最后选择了一所离家两英里的公立学校,因为这里的校长答应为陶哲轩提供灵活的教育方案。入学后,陶哲轩大多数课程都是和二年级的同学们一起上,而在数学方面,他则和5年级的学生一起学习。

7岁时,陶哲轩开始自学微积分。在学校,老师们也认为小学的数学课程已经跟不上陶哲轩学习的步伐了。后来,在得到附近一所中学校长的同意后,陶哲轩开始每天去那里听一两堂数学课。

到了9岁,陶哲轩已经把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大学数学和物理上了。10岁时,陶哲轩已经学完了中学课程,对于是否立即进入大学,父母开始犹豫。一位叫格罗斯的教授在她的论文中说,陶哲轩的智商在220和230之间,凭借这样的智商,他完全可以在12岁之前学完大学课程,这也可以打破当时最年轻大学毕业生的记录。而父亲陶象国认为,他们完全没有必要仅仅为了打破一个记录就让孩子提前上大学。他们更希望陶哲轩在科学、哲学、艺术等各个方面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陶象国提到:“对于孩子,只可以鼓励他,但中国很多父母望子成龙,推孩子的速度太快,但推得太快,可能走不稳,就会跌倒。”陶哲轩自己则一直强调“快乐”。他说:“我的工作就是我的业余爱好。”后来,当陶哲轩被问及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致力于扩展数学领域的边界时,他只是简单地回答说:因为好玩儿。在父亲陶象国看来,他们自始至终都在强调学习的乐趣,任何事情都不是为了赢得些什么才去做。所以,在陶哲轩受教育的脚步上,父母人为地让它慢了好几年。

数学神童:让天赋更自由

陶哲轩在中学多呆了三年,同时,他仍继续自学着部分大学课程。在那三年里,他先后三次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分别获得铜牌、银牌和金牌。14岁时,陶哲轩进入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17岁时,他拿到了数学学士学位。21岁时,陶哲轩拿到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24岁被洛杉矶加州大学聘为正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