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试题研究 >
2019年将是人类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年份之一
发布时间:2019-09-11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原标题:气象学家:2019年是人类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年份之一

  除了温度计,人们可以通过很多方法感受夏天的到来,包括北京三里屯一家网红奶茶店每天多用的1000个塑料杯、街头冒出的西瓜摊和突然畅销的小龙虾。

  这是一个让很多人又爱又恨的季节。人们抵抗高温的炙烤,也享受这个季节的独特乐趣。不过,在以后的几年,人们不得不在这个季节打起更多精神。

  气象学家们相信,2019年将是人类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几个年份之一。尽管这个夏天刚刚过去一半,但他们对此有十足的把握。

  世界气象组织(WMO)预测,最近5年会是有史以来最热的5年。这已经是他们连续第三年做此预测。此前,全球平均温度最高的5年,分别是2016年、2015年、2017年、2014年和2018年。

  相比100年前,地球的平均气温升高了1摄氏度。北极的海冰面积每年减少5.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3个北京。南极每年消融的冰川2000多亿吨,这座星球的海平面每年上升3毫米。

  对此,人类只能自我安慰道,虽然2019年很热,但它很可能是未来若干年最凉快的一年。

1

  为了应付热,人们想出了很多办法。在北京,每天至少有200辆洒水车哼着歌行驶在总计6359公里的道路上,每天使用超过1万吨再生水。一个洒水车司机4年的行驶里程就可以绕地球赤道一周。

  外卖员崔明每天仅奶茶甜品就要送30多单,是春秋时节的近两倍。他在北京每天奔袭超过100公里,一个夏天跑坏两双鞋。有悖直觉的是,多数冰品订单都在下午5点后到来,峰值在晚上8点,而不是气温最高的午后时段。

  除了奶茶和甜品,还有些食物是夏天必不可少的,比如西瓜。中国的西瓜产量占世界西瓜产量的70%,是第二名的近20倍,但这仍然不能满足吃瓜群众的需求。中国人一年要吃掉近800亿斤西瓜,几乎每年都要依赖进口。除此之外,中国人每年还要消耗600亿杯奶茶、40亿升冰淇淋和200亿只小龙虾。

  与热的对抗,几乎贯穿人类的全部历史。上世纪20年代的纽约,高架列车上挤满了在室内热疯了的人。他们花5美分购买车票,然后漫无目的的在城里兜圈,纯粹为了吹吹风。有人总结,那个时候乘凉的方式是“于僻静处谈鬼”,因为谈鬼可使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空调撑起了人类在炎热面前的尊严,它给了人们宅在家里的底气。天气最热的时候,有人雇人遛狗、购物、倒垃圾。

  很多人,包括已故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把空调封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它运转时细密的“嗡嗡”声是夏日安全感的来源。但我们必须花费越来越多的精力才能维系这种安全感。

  北京这片土地上的1000多万台空调已经连续4年刷新用电负荷的最高纪录。2018年,打破用电负荷纪录的时间是7月31日12时26分,电网负荷达到2267.5万千瓦,需要火电厂每小时燃烧7000多吨煤才能供应,几乎等于三峡水电站满载运行时的发电规模。

  2019年的夏天比往年来得要早一些。在5月末的一周内,中国多了31万台新的空调为国民送去凉风。相比前一年,这个数字增加了8.7%。

  每到这时,北京电力公司的5000多名应急抢修人员就会进入24小时待命状态,40多台发电车和近300台发电机随时准备冲向突发断电的地方。

  对电力检修工人来说,夏天是最忙碌的季节。日常带电作业的他们不得不穿上10斤重、不透气的屏蔽服,仅是穿上它都要热得满头大汗。有人一天带6套衣服上班,因为每场作业结束,全身衣服都会被汗水浸透。

  他们肩负的使命不仅是让你我在炎炎夏日不失去空调的庇佑,更要维持医疗、水利等系统的运转。

  修了10年空调,张留良见过失去空调庇佑的人的不安:有人买来他只在街边大排档见过的巨型电扇,有人在浴缸堆满碎冰,还有人把家里的冰箱门大开――但这其实只会让屋子更热。

  这个29岁的锦州人从小怕热,但他现在最期待夏天:一年超过90%的业务都集中在5月底到8月底的这三个月里。他一天最多修好了14台空调,跑空了3块电动车电池。“干这行,你得很拼。”张留良说。

  中国平均每个家庭都有一台空调,但在欧洲,安装空调的家庭不到5%,瑞士甚至立法禁止安装空调。这份福音没有传递到一部分人类,是因为他们过去不需要。

  正常情况下,瑞士、德国等欧洲国家全年最高气温都不会超过30摄氏度,严寒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因此,欧洲国家的房屋墙壁往往很厚,以求更好的保温效果。但最近几年,热浪频频袭击欧洲,几乎所有国家都不断检测到史上最高温度。

  夏天甚至第一次爬上了青藏高原。2019年6月24日,拉萨、贡嘎、尼木、加查4个气象站的日最高气温分别达到30.8摄氏度、31.0摄氏度、30.1摄氏度、32.6摄氏度,均为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高值。25日至29日,拉萨连续5天平均气温超过22摄氏度。在气象学定义上,拉萨首次迎来夏天。

  2

  酷暑上一次“烤”问欧洲,还是在2003年。那场席卷欧洲的热浪,造成了7万人死亡,相当于诺曼底登陆战中盟军的死亡人数。

  这一次,热浪来得更猛烈,时间也更久。今年6月以来,北极圈内已经发生了100多起山火,加拿大阿尔伯塔的一场火灾甚至蔓延了超过30万个足球场面积总和的区域。高温、干燥的气候和冻土融解释放的易燃气体甲烷是引发山火的重要原因。

  在西亚科威特地区,今年6月气温一度超过52摄氏度,红绿灯都被烤化了,数十辆汽车自燃。因为高温,一些高速公路不得不限速,防止路面在高温下开裂。在德国东部,热浪引发的山火让二战留下的地雷重见天日。类似的危险近几年持续发生,在此之前,2018年夏天的3个星期里,警方已经发现24处残留弹药,是前一年全年的两倍。

  本月月初,法国4000多所没有空调的学校相继停课。人们在地图上标注有空调的商场和咖啡店,超市里挤满了前来乘凉的人。

  空调在欧洲卖断了货,预定需要一个月时间,有人连夜驱车数百公里,只为抢到仅剩的几台存货,仍空手而归,柏林的空调安装公司甚至因为订单过多停止服务。在空调覆盖率稍高的南欧,市民大面积使用空调使电力系统不堪重负,已经造成至少5场大面积停电。

  2018年全球住宅和商业空调用电量达19320亿度,其中中国的空调用电量占到34%,首度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每到夏天,北京用电负荷近50%都用于降温。

  停电,成为人类在夏天可怕的敌人。

  北美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停电发生在2003年8月。2条主要输电线路跳闸后,引发连锁反应,导致美国8个州以及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电力供应中断,美国4000万人及加拿大三分之一的人口无电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