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试题研究 >
牛顿对亚当·斯密的影响(上)
发布时间:2019-04-14  信息发布人:管理员  

原标题:牛顿对亚当·斯密的影响(上)

·趣味经济思想史·

赖建诚

今天的主题各位或许会大感疑惑:牛顿(1643-1727)是物理学家,怎么也会影响经济学的思考与分析?牛顿的影响广泛深远,对18世纪的苏格兰启蒙运动也有重要启发,例如对大卫·休谟(1711-1776)的影响就很明显,而休谟和斯密(1723-1790)又有师友情谊。

问:我一直以为1492年发现新大陆后,对经济分析的主要影响,是来自美洲的白银(在欧洲引发物价革命)和粮食(马铃薯和玉米引发人口革命)。

答:白银和粮食确实很重要,重商主义之下的国际贸易快速成长,改变了16-17世纪的世界观。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因素,是18世纪中叶开始酝酿的产业革命。工商业发达后商人阶级兴起,掌控更多的现金与物资,新式工厂兴起,传统的工匠没落,工人阶级逐渐形成,过去拥有土地的贵族势力逐渐衰退,资产阶级取而代之。经济与商业的大洗牌,对社会哲学家的思维引发新的激荡,具体的行动例如反对重商主义、主张经济自由化、推翻独占特许权。除了这些“形而下”的具体人事物,还有“形而上”的影响来源,牛顿就是思维上的重要泉源。

问:物理观点怎么影响人文社会的思维?

答:从天文学发展的角度来看,在牛顿之前有两位重要人物:(1) 1609年德国数学家与天文学家约翰尼斯·开普勒(1571-1630)提出行星运动的两条定律,1618年提出第三条定律,后来称为“开普勒的行星三大定律”。(2)意大利物理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伽利略(1564-1642),确定哥白尼的“日心说”,推翻宗教界主张的“地心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牛顿的贡献大家都很熟悉:万有引力说、三大运动定律、发展出现代的微积分。简言之,牛顿是近代科学革命的标杆人物,他所代表的科学态度对知识界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科学革命有几项重大影响。(1)理解自然法则(natural laws),从万物现象中找出背后的原理,得出能一般化、跨越时空的真理。(2)讲求用实验证据支持科学理论,注重实验的可重复验证性。(3)世间的事物都相互依存,例如太阳系内的恒星、行星、卫星之间,表面上看来是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转,其实是交互影响的。(4)造物主创造了宇宙后,就让万物依据简洁的法则自行运作,不再干涉或指挥。这一点对社会哲学家的影响最大,因为当时处于重商主义时期,在政府大有为的心态下,积极采用各种干预手段来富国强兵。休谟和斯密这些苏格兰启蒙运动的大将,提出自由经济学说,主张政府不宜采取干预主义,应该学习造物主“自由放任”的精神,减少不必要的障碍与管制,让百姓追寻自己的利益才合乎自然法则。用中国的观念来说,就是“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精神,这是道家“无为”的本质。

问:所以不是牛顿直接影响经济学说,而是他所代表的科学革命精神,对斯密所代表的自由经济学说有所启发。

答:是的。今天介绍的重点范围较小,要指出牛顿如何对斯密产生具体的影响。从后人的眼光来看,思维的转变好像是平滑顺畅理所当然,马克思对这件事有个好说法:拔牙很痛,有麻醉药就能解决,但我们没有可以用来拔除旧观念的麻醉剂。思想的转换其实很难,蒙古族统治中国时推行“收继婚”(例如兄长过世后妻子由弟继娶),汉人难以承受只好用守寡应对。

问:牛顿学识广博好奇心重,应该对经济现象提出过见解吧。

答:是的,他不是第一位研究经济现象的著名物理学者。1526年哥白尼(1475-1543)发表货币论述“Monetae Cudendae Ratio”(编译:《铸币论》,该文为哥白尼因当时的波兰国王西吉斯蒙德一世的要求所写),探讨通货膨胀与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牛顿的传记中记载他投资股票失利的经过,他还当过铸币厂的厂长(这是名誉职),1717年时还用他的名义公告,每英两黄金的官价为85先令。

问:我认为今天的议题,不是牛顿对经济现象的见解,如何具体影响斯密的著作,而是牛顿式的科学态度与物理观,在斯密找寻经济学法则时的启发性角色。

答:是的,完全正确。我先举个例子说明当时的学术气氛。1751-1752年间有位在爱丁堡听过斯密道德哲学课程的约翰·米勒(John Millar)说:“大学的智识圈非常受到弗朗西斯·培根(1561-1626)与牛顿著作的影响。”人文学科也想把研究自然科学的态度与手法,应用来探讨社会的行为。科学家想要了解上帝的手法,哲学家想要了解上帝的意思。所以斯密就从牛顿那里学习,如何用“法则”的概念,来分析社会里的个人,在追求自身利益的行为背后,会受到“看不见的手”引导,以及受到“供需法则”的制约。

斯密在格拉斯哥教书时的一位学生杜格尔德·斯图尔特(编注:Dugald Stewart,1753-1828,苏格兰启蒙哲学家、数学家),说当时斯密的研究兴趣是数学与自然哲学。最明显的例证,是他在1746-1758年间写过一篇70多页的长文,解说天文史对哲学探讨的影响——《关于指导与指引哲学探讨的原理:以天文史为证》[编注:中文名为编者译,以下称“《天文史》”,原题为《The principles which lead and direct philosophical enquiries: illustrated by the history of astronomy》,此文初版于1795年(斯密逝后5年),现收录于牛津大学出版的Glasgow Edition of the Works and Correspondence of Adam Smith,第3册,Essays on Philosophical Subjects,P33-105。]。

斯密对自然科学的兴趣,已有许多研究详细分析过。这类从自然科学影响人文学科的例子,在当时相当常见,例如法国重农学派的主将魁奈(1694-1774),提出著名的经济表(Tableau économique),影响了20世纪的“投入产出分析”。魁奈是宫廷御医,他的血液循环知识有助于解说经济体系的流通原理。

问:为什么《天文史》这篇长文,是理解斯密对自然科学、对牛顿的科学观、对自然法则见解的重要文献?

答:《天文史》从三个角度出发:wonder(困惑:新奇独特的事情)、surprise(惊异:意外的发现)、admiration(敬佩:了不起的见解与漂亮的论点)。他从早期西洋天文史的诸多理论中,感受到一项有意思的见解:天文理论未必就是真实的形象,早期的天文理论其实是虚幻作品,目的是要把各种想象平滑地衔接起来(fictions to smooth the imagination)。但到了《天文史》的结尾,斯密的态度改变了,那是由于牛顿的卓绝天才,让自然科学有了完整的解说体系。牛顿提出一项天体运动的链接原理(principle of connection),那就是万有引力(gravity)。

问:《天文史》并不是斯密的主要贡献,我想知道牛顿的影响,在斯密的其他著作中也看得出来吗?